给我一颗润大福

紫红担

先生。访谈ACT+0901

我把你送給曾經 往最遠的永遠延續:

0901 ACT+   樱井翔


SHO SAKURAI 18000 WORDS INTERVIEW


 


这不是“演员”樱井翔的特集。当然,我对于他在拍戏,演技上所付出的努力很有兴趣。只是,作为超级偶像团体“岚”的一员,同时还在超越了偶像领域的地方不断活跃着的樱井君,我有很多事想询问他。


 


演戏,演唱会,综艺节目,新闻主播,这些都是完全不同的“现场”。面对这些现场,始终保持诚实姿态的他早已毋庸置疑。但我想知道,这些不同现场都追求他的真正理由。换言之,我想了解他的人性,想透彻地了解“樱井翔”这个人的内在。




樱井翔,不必多说明想必大家也都清楚,他是Johnnys事务所旗下的人气偶像团体“岚”的成员,跟随其他团员一起,开了巨蛋,国立竞技场,亚洲巡回演唱会。在“岚”的歌曲中担当抒情歌和RAP。自己也会作曲,是非常喜欢音乐的人(在此方面造诣很深,称他为音乐通也不为过)。拥有3个综艺节目的“岚”,在那些不怎么符合偶像形象的节目企划中,以同样不怎么符合偶像形象的话语和反应,向广大观众展示自己。在这其中,尤其是樱井君的那种能称之为天然绽放的言语行为,颠覆了他一贯的温柔聪明形象,给我们带来了“啊,原来他是这样的人?!”的惊讶又亲切的新鲜感。而另一方面,他又是主演了很多电视剧,电影的人气演员,他那认真诚实的“等身大”演技,让很多人感动不已。此外,他作为新闻主播,今年也已是第三年。冷静真挚地努力做新闻的姿态,这份“知性”的侧面,是他在多方面的活动中尤其值得描写的部分。一直对新闻有兴趣,“从以前开始就想,什么时候能做就好了呢”,他梦想着的新闻节目,现场十分严肃。在以前从未有过偶像涉足过的这片领域,他不自溺于自身的偶像身份,走来了3年。作为开拓出了这片“未开拓地”的先驱者,这份自负,是现在的樱井君对自己的一种依赖。
 
 
    作为“表现者”的涉足宽广,深不见底的他的魅力,到底有多深?如此多样地活跃,支持着他的原动力,又究竟是什么?一切的一切,应该归于在他自身内部静静地燃烧着的热情。只要是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人,无一不承认他面对工作的热情和诚意。确实如此,在准备这次的摄影上,面对我们想拍“男人的魅力,从未有人见过的表情”这一要求,他自愿在拍摄的一个月前就开始锻炼身体。樱井翔,他就是这样的人。无微不至地关心周围,外表看来温柔聪明,他的内在究竟保有怎样的热情呢?以下是为了解樱井翔“这一个人”而进行的18000字采访。
 
 
============
 
小编:这次的摄影主题是“从未见过的樱井翔”,你觉得怎样?
 
翔:这种摄影本身就是很少见的,无论是这间房间的气氛,还是摄影现场的气氛,我就是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这种“气氛”。虽说主题是“从未见过的樱井翔”,不过我本身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不知道我没有给大家看过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嘛。(笑)我也就让你们拍了很多照片,然后让你们给我挑选出“从未见过的”那几张照片……(笑)
 
小编:(笑)充分感受到了你作为男人的魅力了哦。你也到了这样的年龄了。
 
翔:嗯,现在26岁,马上要27岁了。不过我自己真的不太清楚,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存在这种魅力……
 
小编:真的很好,很有魅力。
 
翔:好的话那最好。(笑)
 
小编:你为了这次摄影特地去锻炼身体了呢,非常感谢!你这次是以什么为标准来锻炼身体的呢?
 
翔:哎呀……我因为一锻炼马上肌禸会出来,会变成肌禸男的,所以比较注意这点。然后……大概锻炼了1个月左右吧!
 
小编:真的谢谢你……我们所有staff都很感谢。
 
翔:我感觉现在好像考试的最后一天结束了。好!解放咯!!这样子。(笑)
 
小编:你的这种热情,还有无论做什么,自身所下的决心之深总是让我们很感动。
 
翔:我因为不太会吊儿郎当的……真的。(笑)只要决定去做,就会做得很彻底……这次也是,负荷地背了很多东西,还做了很多以前从没做过的锻炼。好像也是……隔天就做。(笑)
 
小编:“山田太郎物语”的导演也说你为了拍好这部戏里的角色,进行了非常严格的减肥。
 
翔:所以说,这个做事情的度……(笑)可能……高桥导演他说的那个时候,估计我就决定“好!减肥!!”,然后不知道要减到什么程度停下来……这样的吧!(笑)所以到后来最一开始拍得上学的镜头和第一集播出前的我的脸一比较,轮廓变化太大了,导致了那个上学镜头必须重拍的奇迹。(笑)
 
小编:是这样么?!(笑)
 
翔:是的。(笑)我做事情就是不知道一个度……
 
小编:你的这种,只要决定了目标理想就全身心投人的姿态,无论面对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这也是决定好的么?
 
翔:嗯……倒不如说这样决定好的话更容易工作……
 
小编:更容易有追求目标?
 
翔:是的。反过来说,如果不这么设定好目标,就容易动摇……人会轻浮的。(笑)
 
小编:轻浮……(笑)你会感受到这种落差一样的东西么?轻浮着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吧?
 
翔:平时是的。(笑)平时我比较“轻浮”,基本上不太……没什么很细小的拘泥。
 
小编:但一旦工作起来,就会对一些细节有要求。
 
翔:嗯……可能我私下也有时候会这样。一旦开始做就停不下来,别人也没办法阻止。(笑)……这还是到了最近我才总算知道自己是这样的。
 
小编:花了26年……终于明白了。(笑)
 
翔:噢对了!前两天我弟弟好像要做什么功课,然后我老妈就把我中学里写的作文拿出来给他作参考之类的。不过与其说那是作文,倒不如说是散文。(笑)“大人们总喜欢批评我们染发,穿低腰库,留长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样的文章……初二的时候写的,这个主题我写了5张文稿纸。我后来读了才发觉,“这个……使我一写停不下来了啊”(笑)要说这是习惯也好迹象也好,我从小就是这样的。我虽然喜欢语文,不过因为作文一写就停不下来,所以反而比较讨厌。
 
小编:这种感觉很厉害呢。(笑)
 
翔:而且那作文非常受欢迎啊……嗯,可能因为我写了很多东西。“哎呀,B-BOY为什么穿很肥硕的库子呢?穿低腰库的习惯是怎么形成的呢?”这样的内容。然后还写了“大人们觉得这些行为是不对的,这说明他们至少对此有兴趣。”从这句话开始深人,啪啦啪啦地写了很多,最后还来了一句“综上所述,众觉如何?”……哈哈!
 
小编:真有你的风格……能想象你当时的样子呢。(笑)
 
翔:当时真的很认真地写了,最后还来一句“综上所述,众觉如何?”……大受欢迎了!(笑)
 
小编:这种个性没有变吧?
 
翔:嗯。不过以前的我好像更加……怎么说呢,很硬碰硬。会拘泥于一些奇怪的事情,虽然可能小孩子都是这样的,会很莫名其妙地坚持自己的道理。以前也有被熟悉我Jr时代事情的staff说过,“你小时候人小鬼大,全身理论武装……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笑)
 
小编:现在你圆滑很多了吧。
 
翔:嗯,圆滑很多了。
 
小编:我想问一下你对于工作的意识。无论在什么工作现场,你的温度都是一定的……这种不变之处到底是什么呢?就是说,在你身上存在工作开关这样的东西么?
 
翔:至少站在摄像机前面的时候,这种开关也不能说没有。综艺节目上有综艺节目的樱井翔,新闻节目上有新闻节目的樱井翔,演唱会上有演唱会上的樱井翔……不过如果广义上说“现场”,那我觉得是不变的。边打招呼“早上好!”边进人现场的我,“大家辛苦了!”打完招呼回去和朋友一起喝酒的我……基本上没什么变化的吧!
 
小编:一直不变,这难道不是很痛苦的事么?
 
翔:这个我倒没有想过,就觉得是理所当然……
 
小编:比如你这次为了我们的摄影特地去锻炼身体,如果其他杂志有其他主题,你也会去做相应的准备么?
 
翔:嗯……会的。怎么说呢?我们的这种工作,是一直会留下的。这些工作需要你们为我们切割下一个个瞬间,然后一直留着……拿给世人看后,自己不想后悔,这点很重要。“再这样做一点就好了呢”,“本来还能像这样做的更好的,为什么当时没做啊”……可能我不过是不想让自己之后这样后悔吧。
 
小编:那也就是说,你以前曾经后悔过?
 
翔:有的吧。嗯,有的……不过不记得具体是哪个方面的事了。这是一种积累,到现在也会有。复习考试之类的也是这样,如果好好复习了但没有考好,是不会后悔的。尽自己100分的力量去做,如果这样还不行,那还可以理解。什么也不准备,然后没做出来的时候,那真是……什么办法也没有了,会自我厌恶的。所以我会把能做的事做了准备好,不想之后后悔。
 
小编:原来如此,这很厉害呢。
 
翔:哎呀~不厉害的吧?我就觉得是这样而已。
 
小编:你有没有感觉解放了的瞬间?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了。
 
翔:解放……?和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什么也不会去想……你是想说这个么?
 
小编:对。
 
翔:和朋友喝酒的时候是这样的。不过……唔,我的话,因为比较特殊。都是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直有交往,在他们面前装模作样都回马上瀑露……所以一般不会把我是“岚”,我是“Johnnys”这种看板带到他们那里去……
 
===========
 
主播~~~
 
===============
 
小编:首先我想问你的是关于新闻主播工作的事。能做自己一直想做的工作,现在你觉得因为新闻主播这个工作,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翔:要说变化有很多。不过最大的可能还是做了新闻主播之后派生出来的一些变化。比如,我现在可以在综艺节目里表现出自己很傻很无能的一面,“Yattaman”这部电影也是一样,就是……因为如果我没有做新闻主播的话,相对来说在“岚”的5人里,我必须表现得最稳重。但现在我做了新闻主播,稳重的一面已经有了,所以就没有必要在综艺节目的时候继续保持稳重……所以我觉得,做了新闻主播的工作,我的枝叶又伸展宽广了,因为有了主播这一主根干,所以无论再怎样增加自己的枝叶,也不会动摇。
 
小编:对你来说,这是一根很重要的“根干”呢。
 
翔:还是很重要的……嗯,我年龄也大了,“岚”也已经10周年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等于是增大了之后来Johnnys事务所的后辈们的可能性。“为了之后的人”……至少我有这么想的。
 
小编:作为事务所里第一次挑战成功主播工作的人,意义很大啊。
 
翔:嗯……意义是很大,在很多方面意义很大。比如第一点,自己想做的事,自己的梦想又实现了一个……说是实现梦想,更准确地应该说“站到了梦想的起跑线上”。此外,知道“岚”的人又多了,家长辈的都能承认我们,这点意义很重大……还有,能见到平时见不到的人并进行采访,从自己被采访到自己去采访别人,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有重大意义。
 
小编:你当新闻主播,今年是第三年了。今年作为北京奥运的首席主播,采访了很多次选手呢。这些采访你也都是自己研究,学习出来的吗?
 
翔:没有……(笑)因为我首先不知道要把什么作为自己采访的样板……所以我只有按照自己的做法去做……这样的话,就只能去相信自己的做法是对的。所以说如果要问我有没有去学习怎么采访,答案是没有。我现在并不知道我做的算不算好,但其中一定有只有Johnnys事务所“岚”的26岁的樱井翔才能采访出的话,我也只有相信这这一点去采访。很会采访的人很多,和这些人比起来,我肯定是差远了。所以我能依靠的仅有“只有我才能采访出的话”这一点。所以……我会看看自己采访的方式,从中找出一些需要反省的地方,但不会去找一个供自己参考的人,然后去模仿他的采访方式。不知道啊……可能将来等我碰壁了我会去这么做,但至少现在不会。
 
小编:正是因为有这种信念,才有了至今为止那么多的名采访呢。
 
翔:唔……因为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知道被采访者最高兴的是听到对方问自己说,“那时候的什么什么很棒呢”之类的话,也会希望采访自己的人这么说。所以当换自己去采访别人时,那天日程的中心轴就不是自己了,要在staff说“选手进来了”之前就做好准备在那里等……因为我被采访的时候,周围的staff都是这样做的。就是这种……怎么说呢,当自己是被采访者的时候希望采访者做到的一些事,会督促我在采访别人时也要做到做好……这点可能我很注意。
 
小编:“NEWS ZERO”的总编山田先生跟我说,你在采访选手之前,会有很多很厚的资料,相关映像,书籍都会事先给你。但到了采访现场,这些东西你都不会带进去。你平时一直都很忙,这些资料都是什么时候看的呢?真的很认真呢。
 
翔:这个是……对选手的尊重和对staff要表现出的自己的真心度。我想让选择让我做事的人觉得“让樱井君做真好啊”。无论是ZERO的主播工作还是北京奥运的主播工作,肯定有很多人会想“咦?为什么让这个年轻人做阿?”,而我想让我他们觉得“嗯,让他做是选对人了”。所以首先要决定好让周围人看到的自己是怎样一种姿态。所以说,所谓的“结果”是不知道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什么也做不了。首先要在自己的姿态上投人重心,表发生等走进采访现场之后,“哎呀?我要问什么来着?”的情况。我讨厌被人家认为,“你一边开演唱会一边吊儿郎当地做新闻啊”,也讨厌人家跟我说,“吊儿郎当地做就可以了”。当我作为首席主播站在现场的时候,别人看你的眼神就和看其他著名主播的眼神是一样的了,所以我也只有努力去做。不过……“ZERO”的团体力量还是很强大的。“ZERO”这艘大船的船长是村尾桑,同时大家也是一路互相扶持着过来的。
 
=======
 
这里开始进人演戏的话题了,毕竟+act是电影杂~
==================
 
小编:对你来说就好比是“树干”的这一主播工作,它的要求是“准确的传递事实”。而可以称之为与其相反的是“虚构世界”的演戏工作。你是以怎样的一种意识去同时做这两件事的呢?没有互相受到影响么?
 
翔:嗯,没有。倒不如说这两种工作的划分太明显,所以基本是不会受影响的。演戏是演戏,综艺是综艺,主播是主播,都分开的很明确。更不用说虚构啊“说谎的工作”了……因为我也没想得这么深。
 
小编:那对于你来说,演戏是怎样一种工作呢?
 
翔:……呃~演戏?(显得很困扰)
 
小编:因为我们是电影杂志嘛……(笑)以前我也在“蜂蜜与四叶草”的时候采访过你,当时你说“对演戏我可能有不擅长意识”。那现在有变化了么?
 
翔:没有。每次工作一来,我就会摆这个姿势(用左手臂抱住自己)。每次听到要我拍戏,我第一反应总是“啊,这我能演好么……?”能完全诠释,消化角色么,这样子。所以你问我演戏是怎样一种工作我也不好回答啊……(笑)当然,开始拍了,这种不安的感觉就会消失。站在作品的中间,提前去拍摄现场,提前去接触作品的制作。(笑)不过,要问我演戏是什么……总觉得有客场作战的感觉。
 
小编:在意识上觉得是客场作战?
 
翔:不过这么说的话,我到哪儿都是客场啊,主播也是,综艺节目也是,因为都不是我的本行嘛……这种可以说有点自卑感的复杂意识,一直占据我心里很大的位置。所以刚才说的为了这次摄影去锻炼身体啊,做一些别人会说我很努力的准备之类的……可能我比较专注这一点。
 
小编:对了,你记得你第一次演的戏是什么吗?
 
翔:第一次的拍戏……可能是“热血恋爱道”吧。那时候真的是很不情愿很不情愿地拍的……(笑)那个最后我变成一棵树,然后就结束了啊。向女孩子告白的镜头,浑身上下都被绑了像灯一样的东西,然后对着二楼的那个女孩的房间扔石头之类的,等那个女孩打开窗户,我就变成树了……感觉这不就是个超级短剧么!(笑)对“恋爱热血道”这部戏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这“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一直持续到现在。(笑)
 
小编:持续……那也就是说之后也发生了这种情况?
 
翔:嗯,持续到“木更津猫眼”中途,总算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在拍“木更津”的时候。
 
小编:“木更津”的经验对你来说影响还是很大吧。
 
翔:是的,还有“WEST SIDE STORY”。(以下简称“WSS”)
 
小编:“WSS”是你第一次主演舞台剧呢。
 
翔:是的,而且没想到居然是音乐剧。我们和fans那个瞬间全体“不会吧……音乐剧?!”(笑)
 
小编:(笑)你从“木更津”和“WSS”中获得了什么呢?
 
翔:拍“木更津”很开心,感觉角色不断地在膨胀,还会真的觉得“啊,我就是班比”。不过对电视剧我还是要摸索,觉得还是半懂状态,也才刚开始觉得很开心。而且现在果然是不太愿意看那部剧……当然我很喜欢这部作品,不过自己演的部分就想快进把它进掉。直到最后拍了“日本系列”的电影,这才觉得总算留下了点什么。最后大家一起埋bussan的时候,终于觉得自己为“班比”这个角色画上了一个句号。“木更津”的意义很重大,这也依靠了一起制作这部剧的staff班组,现场气氛什么的……所以说,受人帮助的意义是很大的,因为只有一个人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共演者,staff,现场空气之类的,都很重要。
 
小编:因为你对这些的意识很强烈,所以是绝对不会去做那些破坏现场气氛的事的吧?
 
翔:嗯……是的。我也最不喜欢现场的气氛变坏。
 
小编:在“岚”里你也是最关心全团平衡的人……同行的很多地方的人都说“受翔君帮助了”。我还是想问你,比如说staff向你们5人说明一个节目企划时,还正在想什么时候要开口,你就已经察觉到了,并且第一个接上话之类的。
 
翔:嗯……每当这种时候我会和那个人说明的人眼神牢牢对视。(笑)
 
小编:看,(笑)大家都依靠你。
 
翔:啊……?依靠我?!(笑)我倒是没什么这方面的意识……不知道。就算是这样,可能因为其他4人一直是那样的,所以我也就变成这样了。怎么说呢……啊?不知道……他们真的有依靠我么?因为我不太清楚自己的事……
 
小编:很机灵,然后很会察觉周围的事,我觉得你从小就会被这么表扬。
 
翔:嗯~可能是父母的教育吧?(笑)
 
小编:啊……?是这样吗?(笑)
 
翔:我因为没有这种觉得自己做了很多特别的事的意识,所以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也只能想到是父母的教育了。(笑)嗯,小时候也有过这样的事,每天晚上都会有两三个人打电话来问我“今天作业是什么啊?”……(笑)
 
小编:大家都依靠你呢。(笑)这方面自己不会注意到么……不会觉得自己“很机灵”什么的。
 
翔:嗯……一般不会和自己说“我要机灵一点!”的吧?反过来说,会这么想的人一定是不机灵的人。(笑)
 
======
 
演戏


============
 
小编:确实,(笑)就是呢。不过你这种什么都会注意到的性格,会不会影响你演戏呢?
 
翔:演戏的时候我一般不会代人自己。拍“Yattaman”的时候也是如此,比起“哎呀……我是这么想的,想这样改变一下拍”,倒不如说我是想在导演考虑的范围内“再加上一点什么”。类似于“这绝对不对,请让我这样改变一下”这样的完全不同的想法,我一点都没有。只不过想在导演啊,现场的领导所考虑的基础之上再加上一点什么。对方如果这么做的话,我就会顺应地去做。导演这么说,那就这么演。其实在拍“Yattaman”的时候,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很多都受了“木更津”的影响。(笑)
 
小编:我看了样片,你很爆发啊!(笑)
 
翔:嗯!气势就像“好!正式拍摄的时候就这么做!!”这样的。一开始的时候还会去问三池导演“这个……这样演怎么样?”,渐渐地之后就有两三次,彩排的时候没有做,正式拍摄的时候乘着自己的气势去一口气演出来,就这样成了一个突破点。(笑)然后突破之后,可能……波长就正好和这部电影合上了。三池导演也肯定了我的做法,有时候还会在小屏幕前边看我的表演边拍手笑……所以我就觉得我这样做是对了。所以关于“Yattaman”,我是把能玩得都玩了。如果一部戏表求我这么做,那一般我是不会去做的。(笑)如果把在“Yattaman”里做的夸张动作做到“蜂蜜与四叶草”里去的话……那会十分悲惨。
 
小编:三池导演肯定也很喜欢你这种“用心玩”的类型的演员吧。
 
翔:所以说……我不知道这适不适合“Yattaman”,(笑)但适合“三池电影制作组”。三池导演那天在现场说过一句话,是关于小飞侠摆的胜利姿势的事。“总之我想让人家看了觉得,是先有了我们这部电影,才有了动画”。所以我也是完全相信三池导演,跟着他进的现场,想全身心地沉浸在“三池电影制作组”的世界里。不过,他说的那句话我也是在旁边偷偷听到的。(笑)
 
小编:(笑)再问你一次吧,你是怎么接受了“小飞侠1号”这个巨大的英雄角色的?
 
翔:当初我超级烦恼犹豫的……因为听了很多关于这部作品的事情,这是“龙之子”的专业作品啊,制作费也很多啊!什么的,越听越会退缩……(笑)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尽想着“我?是要我演吗?”
 
小编:那后来是什么让你下定决心出演的呢?
 
翔:可能还是……它那庞大的制作规模吧,还有就是相信了三池导演脑中所描绘的“Yattaman”,“ZERO”的影响也很大,觉得自己可能可以成为“COOL JAPAN”这一流行文化的先驱。不打开盖子看看,那里面就都是不知道的东西……不打开看看是不知道的。
 
小编:然后就决定进到盖子里面去看看了?
 
翔:是的。(笑)不过话虽这么说……也有过不进去看看的情况。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做的工作当然也有的,因为我也不是所有的工作都积极地“我干~~~!!”的。(笑)现在虽然想不起来当时让我明确决定出演的到底是什么,不过肯定有让我忽然理解的事情吧。我记得很清楚哟,是在大阪城hall……不,是仙台吧。这……不是没记住么!(笑)总之就是在巡回演唱会的某个会场,观众还没有进来,于是坐在观众席上,和经纪人两个人商量“怎么办啊……”当时的景色我记得很清楚,两个人最终还是觉得“嗯,能演好啊”。不过说实话,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还是“……怎么办?”的感觉。
 
小编:还是因为你不知道真正演起来的“Yattaman”是怎样的吧?
 
翔:电影本身很厉害,还有这部作品在当时人们心中的位置……嗯。
 
小编:后期要制作CG的镜头都要在一块巨大的绿屏幕前拍摄,这样的镜头很多吧,而且需要很大的想象力。这样的拍摄是你第一次接触吧?
 
翔:嗯……是的。所以我演起来也挺顺手的,这种说法也许不是很好听,就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欢随便演。给我的指示也都是类似于“唔……嗖嗖嗖飞上去的感觉!”这样的,我想他们之后(CG)总会再增加一点什么的吧。(笑)所以说,三池导演对于“Yattaman”的是世界观,和我在“木更津”游玩之心完美地波长相合了。啊不……波长合不合,这个问题因为我还没有看过完成后的电影,所以也不知道,是假设“波长相合”的情况。唔……怎么说呢,希望能够相合!(笑)
 
小编:最后变成你的希望了……(笑)
 
翔:嗯。(笑)不过还是很激动。因为我们是根据三池导演的意思,以他的标准去拍得电影,使用CG,让这部电影到国外去也不会丢脸,是一部完完全全Made in Japan的日本电影,以这种标准去做的时候,真的会很激动。举例来说,啊不是说前面主播的事情哦,如果Johnnys的主播标准是由我来做的话,那这种能站在最前面的幸福感真的很大。嗯,不过“岚”这个组合一开始也是半隐藏着这种心情一路走来的……(笑)边走边慢慢地展现出来。“Pika-nchi”(J-STORM MOVIE第一部作品)啊,还有J-STORM(作为“岚”的标签而诞生)最初的时候也是的。
 
小编:那你从三池导演那里学到了什么呢?
 
翔:一个是“ACTION”吧。啊……我居然“能动起来”。(笑)真的,比我自己想象的要能动得多了,高的地方也可以……嗯,还不错嘛。(笑)有时候会一整天被吊着,工作用的大吊车有15米高呢,从中我获得的收获就是,啊,原来我被吊在15米高的地方是不会害怕的啊。不过……几个月后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那时候被吊上40多米,吓死我了!(笑)所以……这也让我了解了我被吊上40~50米是不行的。
 
小编:学到了这点哦。(笑)
 
翔:这是个很大的收获。(笑)这在以后的演唱会上也可以用到啊!又要被吊起来的话,“如果是14米的话那就表紧!”(笑)还有我学到的就是……瞬间爆发力吧,演戏的瞬间爆发力。剧本当然是读熟了的,然后再加上剧本里没有的东西。分镜头剧本“咚!”地有很大一叠,然后很多时候还要加上这里面没有的东西……于是要演得东西越来越多,但在这其中还在考虑要怎样再加上点什么,所以对瞬间爆发力的要求很高,通过这部电影让我学到了。
 
小编:这很开心?
 
翔:嗯,我演得很开心很开心。
 
小编:你有了这次电影的经验,还会觉得自己不擅长演戏么?
 
翔:唔,是的,这点没变。演戏的方法是由此又多了一个……嗯,还有那个节奏也是。因为毕竟我不是每年都有演戏工作的,所以……中间隔着的时间会让我觉得有空白感。“那时候我怎么演得啊?想起来!快想起来!”的感觉。(笑)
 
小编:你还是喜欢演戏的吧?
 
翔:喜欢的,喜欢喜欢,很开心很开心。我很喜欢大家在一起做什么事情,然后完全变成剧中角色也很有趣,所以我喜欢演戏。这和觉得自己演不好又有点不同,感觉是“出去一下”(去做和平时做的不一样的事,指演戏),然后又有点紧张……“怎样,来装扮一下吧?”的感觉。
 
小编:原来如此。“装扮一下”啊……只是只有你才会说的词呢。(笑)我还想再问你一些关于演戏的事情,你除了“木更津”之外还演过许多其他戏,其中给你留下印象的是那部戏那个现场呢?
 
翔:嗯……从“WSS”到“不良少年回母校”,这是一个段落。在“WSS”里,Joe(世界著名导演)要求我不是要去“演角色”,而是要去“成为那个角色”。在排练的时候他突然要我哭,“看哭了的电影啊书啊……什么都可以,有因为什么事情哭过么?”哎呀,没有啊。“那你想想看最让你伤心的事情。”哎呀……想不起来啊。然后就卡在那里了,那两个小时简直就是拷问。那时候我真觉得我能这么挺过来不容易啊……就是一直在持续“要成为Tony本身”,“将自己完全交给感情”的排练。不是根绝逻辑来演,而是要将自己的心完全交给感情。然后“WSS”结束了之后是拍“不良少年回母校”,当中只隔了两个月左右吧。所以,嗯……很重大,这个过程真的意义很重大。从那个过程中我学会了“要把自己放任于感情”,然后总结了这个过程的是“蜂蜜与四叶草”。果然……“WSS”很意义重大,Joe很厉害。
 
===========
 
内心纠结
 
=============
 
小编:原来如此……那我们转到之前的话题,我还是觉得,你的洞察力,还有能敏锐地感受到别人心情的嗅觉很厉害。这是一种“善于体察”的性格……你是怎么拥有这种性格的呢?
 
翔:我小时候……被人造反过两次。
 
小编:造反……?
 
翔:大概是小学4年级的时候和初一的时候这两次吧。我是孩子王,怎么说呢,就是在5,6个孩子里面属于领导一样的存在。“去那里玩吧!”“玩什么呢?玩这个吧!”这些都是我提出,然后大家跟着我。之后就有被说“我表再跟着你了!”“你别老是这么随自己的性子!”之类的,小学4年级和初一各发生了一次。可能就是那时候开始注意到的,自己是这么想的,但周围人可能不这么想……
 
小编:这和造反又有点不同……
 
翔:那就是政变!(笑)所以可能之后我就开始……注意周围人的想法了。
 
小编:原来你的这种素养是从这里来的啊。
 
翔:我是这么觉得的。
 
小编:这还是第一次听到……
 
翔:真的?我自己不是这么想的,所以被别人说的时候很吃惊……那时候身边的朋友都不睬我,一个个都走了。
 
小编:当时很受伤?
 
翔:嗯,应该是的。我记得当时自己被朋友这么说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境遇。
 
小编:那就是说,越是成为你重要的人,你越是会有点不安?
 
翔:会的。因为我本身有瀑走倾向,有时候会想“啊,我表紧吧?”所以在演“山田太郎”的御村这个角色时,宣传采访的时候人家问,“御村是个怎样的人?”我就感觉自己和御村有相同的地方。就是……“曾经受过伤的人,才会对别人温柔,所以我想表现出这一点。”我边回答着这个问题边脑子里想到的就是当年小时候的事。
 
小编:是这样啊……原来你小时候还有这种经验。
 
翔:举个例子,比方说有一个足球踢得很好的人,因为他技术好,所以就会想为了队伍,自己一个人带球过人,然后身寸门得分。但是别的队员可能就会说,“你为什么不传球给我!”……还会去和别人说,“他不传球给我”。但那人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带球得分,这样做比较好才选择这样的,不会注意到旁边人的想法。不过被人这么说过后,就会去注意传球给别人了,也会去注意没有接到传球的人的心情。所以……大家所说的“体谅他人”,可能就是这个。……人都不想让自己受伤嘛?虽然我也不算很清楚。
 
小编:当年小学4年级的你也是没有恶意的吧。
 
翔:所以……还算好的,在小学4年级的时候被人发起政变。我和他们到现在关系也很好,可能他们早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
 
小编:可能呢。对了,那后来……你是怎么解决这场政变的?
 
翔:这当属危机管理的铁则,道歉!(笑)当然要道歉,在这种危机状况下不能再瀑走了。
 
小编:你现在还有这种瀑走倾向,那就是一直自己控制着的吧?
 
翔:嗯……控制着。怎么说呢……可能,还是有比较复杂的自卑意识。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想起来……不论到哪里都会觉得“啊,有点不同……”这真的很难啊,要怎么说呢……不谈这个了好吗?(笑)
 
小编:好……
 
翔:哎,怎么说呢?我自己是达成了这样一种观点,以前自己不管在哪里都是少数派……在学校的时候,有的瞬间也会觉得“我和周围有点不同啊……”然后放学了去儿童馆……那边没人会穿了学校制服去的,然后又会觉得自己和周围不同。然后进了Johnnys,又觉得和周围不同了……无论到哪里,都会产生这种感觉,所以才会渐渐擅长跟周围靠拢的吧……我自己是这个观点。
 
小编:唔……你相信别人么?
 
翔:相信的。从相信别人开始,我是这么改变的,这也是我的一个观点。高中的时候我很烦恼,周围的朋友之类的……那时候和我要好的人,是不是因为我是Johnnys的樱井翔,是不是因为我是什么什么高中的樱井翔,才和我做朋友的呢?……我搞不清楚这点。高中生么,就是会纠结这类问题。所以有一阵子一直会想,“这个人为什么和我要好啊?”这是高一高二的时候……就是“岚”出道之前,然后出道之后也这么想过。然后在这中途突然发觉,正是因为我有这些要素,才是我嘛。大概是“岚”第一次演唱会的时候吧,我是Johnnys事务所旗下组合“岚”的樱井翔,这才是我……在那个瞬间忽然明白了。
 
小编:这之前一直很苦恼?
 
翔:嗯……所以,当时很烦躁。不管和谁见面都这么想……进了高中之后,隔壁班会有人跑来说,“你是Johnnys的?那我们做朋友吧!”然后我就“哈?!”……一直有这样的事。所以就会去固定朋友圈子,就和从小认识的朋友交往。不过也有在上面这种情况下交到的朋友,高中的时候交的朋友,大概在大学2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去他家玩。他把我杂志上的剪报都贴在房间里,我真的很高兴……啊,这样也挺不错的,觉得。高中的时候一直很烦躁,因为我一开始都不相信别人。现在就变成“相信才是一切,Love so sweet!”(笑)这大概是成为了“岚”之后的变化,不知道……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成为“岚”的意义真的很大。
 
小编:一下子变得相当轻松了呢。
 
翔:当时很烦恼……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和我要好啊?是存心要对我好的吗?”
 
小编:现在想起来,当时你真是个麻烦的人呢。
 
翔:嗯,但是我真的超级麻烦。边这么想,还边和人交朋友……
 
小编:可以理解,高中生嘛……会有自我意识过剩的时期。
 
翔:这就是青春啊。(笑)会从“我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看板光环,我就不行?”之类的地方开始钻牛角尖……然后自从了解了“包括了那块看板才是我”之后,这种想法就没有了。
 
============
 
arashi~
 
===========
 
小编:我觉得你对这块“看板”有着很大的责任感,对你来说“岚”是什么?
 
翔:你说“岚”吗?我在很多地方都说过了,是那个……偶像。“岚”一定要是我们5个人才是“岚”,大家的想法都很坚定,这让我深刻地感受到“岚”的存在,尤其在国立演唱会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了。有很多staff,还有支持我们的各个世代的人,当然还包括我们自己的家庭……所以,怎么说呢……觉得是某种象征。让我们有了那么多想法和回忆的人有很多……这不但包括staff,当然还特别包括我们的fans。我们想成为大家的梦想。尤其是最近,把一些“岚”的应援歌,还有话语传递给大家。可能我们不是一直聚光灯的第一线……有山峰的时候也有低谷的时候,这比较容易让大家联想到自己的人生。说到我自己的话,最近在“岚”的歌词里,我最喜欢的是“OH YEAH!”里的这句:“如果能再次回到那一天,我还是会选择相同的路吧”。
 
小编:是因为你以前考虑过其他不同的路的关系么?
 
翔:准确地说,我没有考虑过,不过也不是没有对将来的几个选项……就像唱着这首歌的我会有这种感觉一样,可能听的人会更加有同感吧,就是这样的。我每次唱“OH YEAH!”的时候,无论是在巨蛋唱得时候,在国立唱的时候,在亚洲唱得时候,唱到“如果能再次回到那一天,我还是会选择相同的路吧”这句,都会很感动。反过来说,我会觉得我一定要选择这条路,一定要当“岚”,最近一直这么想。
 
小编:我还想问一下每次都会出现在采访里的有关抒情歌的事情。写这些歌,是不是就是释放出你内心隐藏着的热情和反抗心?这意义也很大吧?
 
翔:嗯……可以说是在整理自己的内心。所以说……我是有意识地写着那些歌的。想一点点告诉别人,“岚”也有这样的一面哦,不是整天嘻嘻哈哈地笑着的哦,这样子。……这么说或许有点奇怪,总之就是想让大家认识我们。
 
小编:以前……应该是出道第3年的时候,“现在我等于和一直写Rap的人站到了同一个地方……作为“岚”的Rap担当,我不想做中途半端的事。”那时候你这么说过吧?
 
翔:我记得的,是“Pika-nchi”的时候吧?因为……毕竟那不是我的本行。但对那些本行来说,这句自我麻痹的话是行不通的,我也不想被他们这么想。Rap……Rap啊,嗯,我……有被称为“sakurap”,可我很讨厌这个称呼。(笑)那时候很讨厌,但是……因为这个称呼是说明那些Rap除了我没人可以写出来,“他的Rap就是sakurap”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
 
小编:有这么个特别的称呼是很厉害的事哟。
 
翔:大概两年前吧,录音的时候我放进自己Rap的带子,想要这个音源,然后就看到staff在写“曲名:oooo(sakurap)”我当时就想:“靠~!!”(笑)啊……这个,变成一个普通名词了么?原来如此,没必要太计较,那我就写我原创的Rap吧!(笑)
 
小编:你果然很积极思考啊。我个人很尊敬你这一点,不是这样那样地去抱怨消极方面,而是去努力把它变成积极方面……你明明很忙,但不觉得这些忙得事另你很累……我这么说,你理解我的意思么……?
 
翔:理解理解。是“哇!超级充实!”的感觉吧?
 
小编:嗯嗯。(笑)你一直能做到很忙很开心,我觉得很厉害呢!
 
翔:这可能是……我工作的特性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有过觉得有些事变成工作后就很痛苦,但我马上就会想,“如果我现在做的是普通的工作,那就不会有这种经历了呢”。具体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在“岚技”(04年4月 ~05年3月)的惩罚游戏里,我去了对马市潜水捉鲍鱼。到现在为止,让我感到要死的工作有两个,(笑)一个就是这个,一月份到对马市去潜水,还有一个就是“湿衬衫在跳伞之后会不会干”这个实验。(笑)不过,不管是潜水也好,湿衬衫干不干也好,如果是普通的工作的话,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经历的。我也只能这么想了。(笑)所以,在上那些一去就要去很久,拘束时间很长的音乐节目时,如果单纯把它看成是工作,那会很累;但只要一想到,“这么豪华的歌手阵容,一般很难在现场看到他们唱歌啊!”,就会觉得很开心了。关键是怎样去看待享受工作的问题。
 
小编:你真的很会看待和享受呢。(笑)
 
翔:因为不这样的话很浪费啊。(笑)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每天同一个时间去上班,然后晚上很晚才回家……而我每天可以穿不同的衣服,去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这种情况一般很少吧?所以每当我觉得自己做某些工作要死了的时候我都会这么去想。(笑)
 
小编:(笑)那最后,你现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工作,是怎么看待这样的自己的呢?
 
翔:我是觉得越来越有趣了。这可能是因为……从微观上来讲,光看我一个人的话是这样的;从宏观上来讲,在“岚”里面有一个主播,很有趣吧?……可能有点好笑。(笑)去亚洲巡回的时候我在想,外国人看到我的介绍可能会很惊讶:“咦?!做新闻的人还唱歌跳舞……?这怎么回事啊?”很有趣吧!
 
小编:大家都没看到过这样的偶像。(笑)
 
翔:因为我太神秘了……Mr_J的儿子好像这样(用小望远镜)看过我。(笑)肯定会想“这是什么人啊?”而且还唱Rap呢。(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平衡是什么……站在“岚”这个大角度看我,肯定很有趣,哈哈,我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笑)我还在做广播节目的时候,经常会有人写来这样的mail:“演唱会结束后马上去播新闻……你是怎样切换的呢?”然后我的感觉就是,哎呀,我有切换过么?那个是那个,这个是这个……啊,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切换啊。(笑)
 
小编:(笑)不过确实,别人会想你会不会把演唱会的情绪直接带到新闻现场去。
 
翔:来参加“岚的宿题君”的一位女嘉宾曾经说,“我会把角色带人我的私生活,如果接了一个悲伤黑暗的角色,我就不太出门;如果是欢快明朗的角色,就会去见很多人……”但我没有这样的情况。
 
小编:Johnnys的人,如果这样的话就不能正常工作了,这点很重要吧。如果把悲伤黑暗的角色所导致的心情带到歌舞,综艺节目的现场的话,就做不好了呢……而你长年做这个工作,所以能很自然地切换心情吧。
 
翔:是的,我也这么想。因为播新闻的时候不可能这样:“接下来的新闻~!!”“好!当选了!yeah~!!”(笑)就是这样,所以说……偶像本身就是种种原色的混合体,我的Rap也是这样……接下来只有看别人怎么接受我了。做着很多工作,感觉就是一个混合乐队。因为……有人的工作是打扫鳄鱼的口腔,也有人的工作是和老虎拥抱……这不就是玩命么。(笑)其实我明天也要划着海带做的船去渡海。(笑)不过……这全多亏了周围人的帮助。所以,我要努力工作,要让选择了“岚”,选择了我的人,能由衷地感叹“选了他真好”,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
 
(完)
  
 
围绕樱井翔多彩多样的工作姿态的4个证言 
 
By Kiyo
 
    虚幻和现实,在这两个极端的最前端活跃着的偶像团体“岚”的一员,樱井翔。他的内心,有着大大超越人们想象的“热情”。
 
 
“蜂蜜与四叶草”导演 高田雅博
 
   在拍摄“蜂蜜与四叶草”之前,我完全不认识他。对他在电视节目上的样子也很漠然,还有就是知道他演过“木更津猫眼”的班比。
 
 
   见了他之后,觉得他是一个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的人。(笑)大方诚实地接受周围的状况和环境,将东西全部吸收后再做,这非常难能可贵。而且还是很自然地做到这一点,我觉得这就说明他的人品很好。
 
    所谓“主角”,就是大家都要为了这个人去做,不是这样的话,电影就拍不好。樱井君他站在这个中心,能让大家产生“为了樱井君加油干吧!”的想法。这可以说是他的人格力量,也是人德力量,总而言之是他自身的力量。在作为演员之前,首先作为樱井翔这个人,让大家为了他加油干,这是很重要的。其他的演员也很出色(笑),虽然大家都是从配角人戏,但我深刻地感觉到,大家都很喜欢樱井君。竹本,hagu,山田,真山,森田,除了这5人,在电影里出现的所有人我都很喜欢。我喜欢的人也会互相喜欢,就像一个和平共和国一样,这样的事情很多。(笑)如果说“蜂蜜与四叶草”有一种独特的气氛,那就是用尽全力去当好电影中心人物,并承担起这份责任的樱井君。
 
   樱井君演竹本,因为他和原作画的人物非常像,所以我基本没有视觉上的担心。特别在试衣的时候,给他穿上有点土的短西库,那一刻让我确信了,“啊,是竹本!”。
 
   说起试衣,电影里有一个要让他穿西装的镜头。当时我想,他是“岚”啊,那稍微穿的帅一点也没关系吧,所以让人准备了比较紧身的短外套。当时他穿上后很帅,我也觉得不错,不过之后和造型师谈话的时候,他说“这衣服给竹本穿是不是有点帅过头啊?”,所以之后又特地换成了带帽子的藏青外套。呵呵,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拍摄的时候我基本没有跟他说过“我希望你这样演竹本”之类的话,因为我基本上不是会去说这些那些来指导演员的人。要让这点成立的基础,是首先我要喜欢他,然后再从中产生一种信赖,这点很重要。虽然我们都是男的,但觉得有点像恋爱的感觉,我喜欢他信赖他,于是他也会回馈我一点什么。我觉得当时我毫无疑问地完全相信着他。
 
   在我心中的樱井君,虽然不是那种演戏傻瓜,所以不能称得上是Mr.演员,但作为一个人,他很值得信赖。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说信赖信赖,能尽到信赖这一点,才是我的结论。就是要看他能不能让看这部电影的普通人喜欢上他。从这个意义上说,樱井君演得竹本是成功的。
 
   因为我见到的他都是竹本的形象,所以对我来说他不是樱井君。唯一一次他穿着西装来试衣,那一瞬间觉得他是“岚”的樱井翔,其他在我的记忆中的就都是竹本君了。比如在休息的时候和加濑君说话的时候,偶尔看到他作为樱井翔时的帅气部分,就会觉得“切,明明是那个土竹本”,他在我心中真的只有那个不像美大学生的,笨拙的20岁美大生形象。所以现在看到他的主播形象,会不由自主地觉得“真出色啊,人真的会成长呢”。(笑)
 
   对了对了,和他的回忆还有一个。在电影完成的试看会上,他看完电影的第一句话是:“电影标题的字真可爱啊!”我至今清楚地记得我听到他这句话时受到的打击:“呃,怎么说的是这个好啊”。我第一次当导演,最后从主演那里得到的评价居然是表扬电影的标题很可爱,这是个遗憾的回忆。
 
“蜂蜜与四叶草”的摄影到现在已经过了3年了,如果要我再和樱井君合作一个什么作品的话,我想把竹本这个笨拙的男孩子,在这个基础上再追求一个笨拙的角色。因为他现在越来越出色,所以反而要更加追求这种让人爱恋的笨拙,就是说要描绘出和他的出色所不同的感觉。(笑)我觉得他有主演的天生体质,不过在以前的那些希区柯克的电影里,主演总是会被卷人什么事件里,所以我想让樱井君演一个很顶真的,但又很笨拙的,然后让他被卷人什么事件。总的来说,男人一般都喜欢笨拙的男孩子,这样比较容易让男人接受。(笑)
 
对我来说樱井君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存在。有一段时间和他有浓密的接触,之后就基本没有联系了。那部电影之后我和苍井优,加濑亮等有时候还会在一起工作,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再见到樱井君。感觉和他很近,但同时又感觉很远,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距离感。所以如果要我说对他的期待,那也就是些比较老套的话,“请你加油”之类的。(笑)不过他作为我第一次导演的电影的主演,是个很特别的存在。这可能是我单方面的想法:我会一直注视照顾着你的。期待着下一次能何几何时再和你在某个地方见面。
 
=========
 
“山田太郎物语”制作人 高桥正尚
 
   我和樱井君见面是在决定他出演“山田太郎物语”的时候,两年前左右吧。那时候他已经是在巨蛋开演唱会的超级明星了(笑),但一点也没有明星架子,反而很会体察周围……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很出色的人。比如在“山田太郎”的拍摄中,拍摄本身就很辛苦了,还要求他们出演多到平时不能想象的宣传节目。无论是多紧张的日程安排,他从没有对采访者,共演者,还有我们staff表现出一丁点的厌烦。不仅如此,当注意到有人没说话的时候,还会巧妙地把话题抛给他,引他说话。这种姿态很成人很职业……打个比方,就像棒球的一郎选手那样,“无论怎样的状况,绝对要在对方的防守区域打出安打”,而且安打率还很高。他这种擅长,并且细微之处都会注意到的特质,真的不是普通人都能拥有的。而实际上,多亏了樱井君在现场把气氛调节的很融和,这让演员和staff都感到很安心。我觉得……不管是谁,都会有感情的起伏波动,但是他就很平稳,基本不会觉得他有要崩溃的感觉。而且,他一直把自己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温度。所以他才能一直很好地面对对方,充分理解对方的性格和想法。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为了相同目标而奋斗的同事,和他的交往很开心;再冒昧地说一句,作为“友人”,他真的是一个能让人率直地评价他为“好人”的人。
 
 
   “山田太郎”这部剧,看得人可能会觉得很轻松,但演员都很吃力。有些角色情绪很高,特地作出的角色形象也很多。其中樱井君扮演的御村这个角色,虽然整体来说是一个喜剧角色,但在整部剧中担任着推动全剧前进的重大责任,还要说很多重要的台词……说台词的时候还要用很严肃的口口勿。(苦笑)在周围都是浓厚的喜剧角色中,他真的很难演。有好几次都要他说一些能引导剧情前进的伏笔似的台词。其实我只有在一个镜头的拍摄时对他说“就这里,不好意思”,就是面对明明很喜欢山田太郎,但就是踏不出第一步的隆子,御村去怂恿她的镜头。这里需要表现出一种在怂恿别人怎么做的同时,还坏坏地偷窥对方恋爱心情的感觉……所以我想好好跟他说明一下。但他已经观察到了全部,对我说“我知道了,先看我演演看吧”。接着我看他表演这个镜头,完全是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很酷但不薄情,他把这个镜头需要的感觉完全表现了出来。就是说,他完全把我们想要的东西表现出来了。这种灵敏的嗅觉很出色,对制作者来说真的很感激他。以俯瞰的视角把握整部作品,在此基础之上,还能把自己被要求表现的东西准确地表现出来。无论是演戏还是唱歌,作为一个“表演者”,我觉得他很厉害。
 
   还有一个让我觉得他很有演员精神的小揷曲。其实,在决定要演这个高中生角色的瞬间开始,他就开始严格的减肥了。发型当然也是,还有就是,既然要演十几岁的高中生,那就要有十几岁高中生样子的身体,所以他好像就一直没有吃过碳水化合物。而且很帅的是,这件事他没有跟我们staff说过一丁点。说实话,我也是在他和二宫君两人的戏份完全拍完的那天才知道的。出外景的时候正好有空,他好像就和二宫君两个人吃拉面去了。然后问了一下经纪人,告诉我说:“其实这半年左右,他没有吃过米啊面啊之类的东西。这部戏到明天就结束了,大概二宫君也知道他在减肥的事情,所以拉他去庆祝了吧。”半年……这真是……听了这个我很感动。之后吃完了他一脸满足的表情回来了。(笑)这让我充分感受到了他那不想让staff们担多余的心,还有就是作为演员的那种“理所当然”的意识度之高。一眼看他,很聪明很帅,明星的感觉……一点没有不好的地方,但在他的内心有如此坚强的毅力和男人的热情,“我就做给你们看看!”这样子……那一刻我真心感受到,他为了这部作品付出了很多。
 
从那时候开始我才刚开始注意到,他不是在“岚”里负责写Rap的么?那些Rap的内容,真的很有野心……这样的词很多不是么?我觉得这才是平日里像王子般优雅地掩饰着的樱井翔的真实部分。“HIP POP BOOGIE”里有这样一句词:“时代现在在我手中……”所以我觉得他的内心,很意外地,是不是那种想要夺取天下的战国武将个性呢?(笑)不自觉地在Rap词里表现出来,是不是说明他就是有意识地这么写的呢?呵呵,不知道。
 
   平时的他就像电视里那样,是个很绅士的青年。但无论是想到他的Rap词,还是那次的减肥小揷曲,都让我觉得在他的内心Deep,其实有着像火山岩浆般的东西一直在激烈沸腾。而且最近看“岚”的活动,他那一步向前的姿态,好像就成了推动“岚”整团前进的推动力。而他个人也是,播新闻,做综艺,拍电影……支持着他做这么多多彩多样工作的,我觉得可能就是他内心不为人所知的沸腾着的岩浆吧。
 
========
 
“NEWS ZERO”首席制作人 山田克也 
 
   “NEWS ZERO”是从2006年的秋天开始的。在这之前的一些深夜新闻节目,观看的都是40岁~70岁的人,是“大人看的节目”。而当时想制作的是一种全新的,面向将来要承担起社会重任的10岁20岁的观众的新闻节目……也就是说,理念是要制作出一档“能给日本带来帮助”的节目。首先考虑首席主播,决定让原财政官员,对经济,社会情势等都很熟悉的村尾信尚来担任。但他的知名度不太高……所以在他的旁边,就需要20岁~40岁的年龄层代表,并且是要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人。尤其是20岁的代表,我们找了很久……在开会时被提名的名单,就好像是艺人名鉴一样。(笑)要当好一名主播的要素,不但要有知识,知性,还有第一点,不能让人家看了讨厌。作为主播,与其说要“让大家都喜欢你”,倒更不如说“没有人讨厌你”这个要素更为重要。第二,要诚实。对现在发生的问题,不逃避,认真考虑,主动面对。第三,有自己的意见,并能把它用自己的话表达出来。在考虑拥有这些要素的人的同时,还要考虑知名度,并且要是不能让别人看了讨厌,还要让年轻人接受他。到底要找谁呢?樱井君的名字在初期的时候就一直被提起,这对Johnnys事务所来说也是一个初例。新闻的现场相对比较保守,还要处理在现场废寝忘食地收集新闻材料的记者们所写的新闻,所以一定要是能和记者之间建立起牢固的信赖关系的人才能当好主播。我拜托了staff们去调查,还向电视剧部门打听……找了很多人商量。然后,无论哪个部门的staff都说:“如果是樱井君的话,那你可以放心。”我也听说过他想做新闻节目,于是心理就内定是他了,但还是要再去找他的事务所商量。但当时我强调的是:“这次我不是来请求Johnnys事务所,也不是来请求“岚”这个组合,而是在请求樱井翔这个人”。他之后好像烦恼过一阵子,不过最后还是愉快地答应了。
 
   而实际见了他之后的第一印象是,很顶真。说顶真……可能又有点不同,但他真的很认真,选择新闻素材的时候也毫不妥协。作为“ZERO”周一的客座主播,我要求他成为“包括中学生高中生在内的10~20岁年轻人视线的代表”,并让他主持“Ichimen!”这个栏目。有的新闻不是很难懂么?比如说“麻生首相会下决心举行解散总理选举么?”这条新闻,很多节目会不去说明一些他们觉得理所当然应该明白的地方。如果能明白“什么是解散?”,那对这条新闻就应该能理解的更好。“Ichimen!”就是要从每周的流行新闻的源头人手,传递给大家更浅显易懂的新闻。对这一点,樱井君做得很认真。
 
   要说给我留下印象的事,真的有很多。他很喜欢采访,很想到现场去。像国会啊,国外等等……有些地方连我都拿不到采访许可,但他就去申请,然后拿到许可,跑去现场。当然有的地方不允许摄像师进去,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说“那我去了!”,然后一个人大步流星地跑进去了。(笑)采访的时候记很多密密麻麻的笔记,再把这些内容总结在15秒的评论里。对他来说,“岚”的活动已经很忙了,还要花一天的时间采访,但被播放的评论只有短短的15秒。“即使这样也可以,我没关系的”,他总是这么说。对他的这样一种姿态,我真的觉得很佩服。
 
还有今年的北京奥运,每个电视台的奥运首席主播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气势,但樱井君很年轻,而且没有经验……体育领域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虽说他以前踢过足球,对体育应该是有兴趣的,但一想到奥运首席主播这个重任,我还是有点不安。既然这样的话……也只有多去现场了。和事先的奥运节目“THE MOMENT”联系起来,谷亮子,北岛康介,达卢比……我让他去采访了很多选手。他很厉害,采访前给他的相关资料,其实有10cm这么厚,此外还有一些录像资料和相关书籍……每采访一个人,资料都是相当庞大。他会把这些资料全部看一遍,记在脑子里……但是到了采访的时候,他手头却是什么东西也不拿的。一般的采访记者,都会喜欢手头拿一点什么东西的,写写笔记啊,想想要问的问题……而他却是什么也不拿就这么去采访了,集中精力聆听对方,并引导对方说出自己想要的话,同时还要随机应变地改变话题,他的这种“构成力”真的很完美。谷亮子的采访给我印象很深,“很多有孩子的母亲们都来支持我,这个意义很重大”,说到这里的谷亮子,眼里含着泪……这样的姿态的她,我追寻了很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北岛选手的采访也很出色,其中有很多只有他们同年龄人之间才能相互问出的话……真的很不错。可能因为他也经常被人采访,这方面的经验很多;还有被他采访的人或许在某种意义上也很尊敬他那么拼命的样子,所以才能互相平等地谈话吧。还有就是他的人品,他自身所拥有的柔软又诚实的氛围,能自然地引出对方的话……很多时候,有些话真的只有他才能采访出来。
 
   如果樱井君现在真的有向新闻方面发展的意思的话,真的……我觉得他能做到很多事。(笑)当然,电影啊综艺节目啊,他在很多领域活跃着,可能很难只在一个方向上发展。我曾经说过,“20多岁的人,什么都去做做看!”,所以现在也没有必要只在一个地方发展。不过将来等他30岁,35岁了,会想做什么呢?在他的视角中如果真的有新闻这个选择的话,那我大大欢迎。(笑)“ZERO”我也想和他继续一起做下去,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
 
北京奥运节目制作人 佐佐木丰
 
我和樱井君是在“横跨澳洲大陆!激斗3000公里超强游戏”(2005年3月播放)的时候第一次一起工作。那时候是和“岚”5人一起出外景,给我的印象就是“啊,这5个人真是职业的”。面对自己不得不作的工作,他们会考虑要怎样做给观众看,怎样做的更好,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无时无刻不让我觉得,我也不能吊儿浪当地做事。实际上,那都是些很严酷的外景,(笑)但很开心。做任何事情都很认真,好奇心也很旺盛,绝对不会说“啊,这个我不擅长”,从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他们的坚强和职业精神之高。
 
 
当然,我也有关注樱井君在“ZERO”里当主播时的活跃。看他的“Ichimen!”,总让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啊,原来他说话可以这么流畅漂亮。”(笑)在巨大的屏幕下,段落清晰,说明到位……我觉得他很厉害。不过他一直是这个模式……我作为观众的一员也会想:“说得是很好,不知道还能不能向上有所突破呢……是不是到极限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出“Ichimen!”的外景了,内容是在一天里密切关注公布了药害AIDS,并由此开展活动的川田龙平议员。我看了这个外景,觉得他真的很擅长引导别人说出一些话。看上去和对方保持着一些距离感,但同时又能问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个很好的采访,有了这个基础,他将来做新闻主播会变得越来越有趣的。我当时这么想,所以后来能和他一起做北京奥运的工作,我觉得很高兴。
 
首先,他在北京奥运专访节目“THE MOMENT”里就采访了很多选手。因为当年在澳洲一起工作时,我充分了解了他的坚强,他的行动力,还有他的职业精神,所以想给他去采访选手的机会。谷亮子,北岛康介,三宅宏美……去见了10多位选手,聆听他们的话。我希望他能在现场将自己的感情投人到选手身上去应援他们,还希望他能了解到隐藏在选手内心Deep的坚持动力,再将其表现出来。对于我这样的希望,他充分理解了。很厉害吧?因为一开始就是北岛康介选手的采访。(笑)和对方谈下来……采访时间只有1个小时。事先给他做了一些资料,其他还有2,3本书。这些资料都是在采访前两天给他的……但他之后全部读了。书上还贴满了便条纸……他肯定研究了很久。采访也是……很厉害的。首先他把情报全都装人脑子里,“雅典奥运的时候,是这样的呢”……然后连北岛君也会说他“啊你记得真清楚呢”。(笑)真的是很好的采访……北岛选手以前我们采访他的时候,他绝对不会说多余的话,但这次樱井君采访,却听到了很多他的真心话。北岛选手的经纪人也很高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康介这么和人说话呢”。樱井君很会引导对方说话,能互相形成“对话”,所以我一直觉得他很会采访。所以……这之后我也就看准他其他工作的空隙,拼命让他去采访。(笑)还有野口选手,她一般也是不接受采访的,但她看了之前樱井君采访别的选手的样子,说:“如果是樱井君采访的话,那可以”。采访时间只有40分钟,但也很有趣。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野口选手说这么多话,那次采访完全表现出了她很喜欢长跑。还有谷亮子选手的眼泪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的采访能力真的很厉害。
 
在现场他对待工作也很热情。在那些日子里,他只离开过一天。“那我去当一下偶像,然后马上回来~!”(笑)这么回去了一天,第二天回来又马上奔到比赛现场去了……奥运真的很累人,从早到晚有比赛有直播……所以我好几次跟他说:“累了的话休息休息吧”,但他一次也没有休息过,也没有到外面吃过一顿饭。“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去吃点好吃的吧?”“不,没关系,明天还要工作呢”……就这样,一次也没有出去吃过。吃了就去睡觉,储备体力准备第二天,或者就是吃了就马上去另一个比赛现场……对他的这种态度,我真的很感动。还有,他在演播室直播的时候,周转也很上手,我有时候甚至想,“你稍微失败一下也没关系的吧……(笑)”真的是很出色的现场周转,就是能把流程计划之上的东西,褒义的“多余的东西”完美地表现出来。所以,怎么说呢……樱井翔,真的很厉害啊。(笑)我本来就觉得“岚”全体都很厉害,在澳洲一起出外景,他们给我的印象就是对待工作很认真,很有职业精神。“啊,和那时候比一点都没变呢”,是一直很有向上心的人。
 
我真的还想和他一起合作。其实在北京奥运结束之后,我马上和staff一起写了下一个企划书,虽然没能被通过……(笑)他很出色地采访了众多奥运选手,我甚至骄傲地觉得,这是日本电视台至今为止所做的最出色的一次奥运节目。我有一次和一起导演的渡濑桑谈话,他觉得樱井君对人很有兴趣,所以不仅仅是在体育界,应该让他去接触更多形形色色的人。所以我想如果将来能在这样的节目中再和他一起合作就好了。还有,我希望他能一直是一个“偶像”,唱歌,综艺,电视剧,电影,都希望他去做……就因为有了这些,他才能在不是这些范围内的其他工作上更加活跃。“樱井君什么工作都能做呢”,我觉得他就是这样一个一点都不会有厌烦情绪地去做到这点的稀有人才。
 
 


转自http://i.mtime.com/1631090/blog/1867560/


侵删

评论
热度(27)
  1. 给我一颗润大福我把你送給曾經 往最遠的永遠延續 转载了此文字
  2. lakong我把你送給曾經 往最遠的永遠延續 转载了此文字
© 给我一颗润大福 | Powered by LOFTER